语言的故事:你不知道“语言”这东西有多好玩

中国新闻网 2018/09/14 21:41

1

作家齐一民博士是我认识的人当中语言天赋最高的人之一。他母语是汉语;中学和大学学的是日语,在日本工作、学习、生活多年。后来到北美定居多年,在加拿大念的硕士。回国后在北语任教十多年,成天跟世界各地的留学生混在一起。其间在北大读了比较文学博士,是乐黛云先生学生的学生,著有学术专著《日本语言文字脱亚入欧之路——日本近代言文一致问题初探》。据说他还自学过俄语和德国。

有天他跟我讲,世界上几乎所有的语言,即使从未接触过,他也都能听懂个百分之五六十。他认为世界上所有的语言有相当一部分是相通的。

从标准语语言角度,这话没毛病,但就方言而言就值得商榷了。

什么叫方言?

所谓方言就是某种语言的地方变体,是一种语言中跟标准语有区别的、只通行于某一地区的口语。有专家把汉语方言分为七大类。在我看来,这种分类没多大实用价值。据相关资料显示,光闽南话就有15种以上。我以为,同一种语言,只要相互听不懂的部分超过60%,就互为方言,或只通普通话的人有60%以上听不懂的口语,就是方言。按照这个逻辑和标准推演,那汉语方言就海了去了。因此,中国到底有多少种方言,恐怕很难有准确的统计数据。

2

早年间,在湖南,中小学是以方言教学的。五里不同音,十里不同调。山这边的话,山那边的人听起来,就像天书。

那年夏天,我有幸成为5%之一,考上了大学,按照学校招生办的通知,我们湖南考生持录取通知书到长沙报到,统一从长沙出发前往学校。集合后不久,招生老师和我们自己几乎同时发现:来自湖南各地的20多个学生居然完全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,至少有七、八种方言。最后大家只好通过英语完成我们那几天的交流。

(这是我保存至今的中学课本,北京家中发过水,所以有水渍)我有个同事叫唐LJ ,湖南永州人。同为湖南老乡,她说永州话我就听不懂。

有天中午,大家都在办公室休息,而她在跟在湖南的家人通电话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,她突然声泪俱下,大家都不知所措。小张低声说:可能是跟男朋友分手了。这几年小张一直在追她,但毫无进展。他觉得现在机会来了,一脸兴奋的样子。

等她挂了电话,我小心翼翼地问她:“怎……怎么啦你?”

原来是这样:跟她一起长大的爱犬“二货”因病医治无效,于当日凌晨3时33分33秒在永州与世长辞,享年20岁。

她边说边抽泣,哀伤之心难以平复,我安慰她:

“节哀顺变吧,这么高寿,也算是喜丧啦。”

她破涕为笑。不一会儿又在那儿抹眼泪。

见唐LJ还没有缓过劲来,小张问她:

“为什么叫二货啊?”

“就是呆萌的意思。”

“那为什么不直接叫呆萌呢?”

“那时有呆萌这个词吗?你这个二货!”

“有呆萌一词后,改成呆萌呗。“

“狗狗也是有身份证的好吗?你以为可以随便改啊?比你改名儿还费劲呢!“

3

我从小说益阳地方方言,如果没有离开家乡,我的益阳话肯定是合格的,考个A也不是问题;我中学学了英语,报考的是外语专业,通过高考考上的大学,当年也能自如交流,我想,即使去英语国家生活,也不会饿死;我大学专业是俄语,是揣着毕业证走出学校大门的,在俄罗斯混也毫无问题。

大学毕业后我一直定居北京,虽然工作中使用俄语达十年之久,但主要说汉语普通话,结果还没说好。

我现在处境是:说普通话,北方人听不懂;说家乡话,爹妈听不懂;说俄语,俄罗斯姑娘听不懂;说英语,美国海关听不懂。唉,也真是没谁了!有时候我想,我说的可能是一种名为“何式汉语”的方言,这种方言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在使用,我也不知道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是否对一方言或现象感兴趣。

毫无疑问,我的普通话马马虎虎。但我发现,在与文化层次较高的人士或走南闯北、见多识广人士交流时没有任何障碍;而与文化层次较低的人士沟通时,对方有时会说听不懂我说的话。这里面可能有两方面的因素:一是我的普通话的确不够标准,二是因为我们的交流可能不在一个层面上。后者即使普通话再好,沟通障碍依然存在。看到我这篇文章的朋友,估计下次再跟我交流的时候,肯定都不会再说听不懂我说的普通话了。

4

还有一次,我随同学一起去看望陈老师,见面后大家用俄语交流,谈笑风声。只有我一言未发,陈老师注意到了,就问我:

“何X,你怎么不说话啊?”

我说:“陈老师,我把俄语打包快递还给您了,不知道您收到了没有?”

陈老师先是一愣,后又立即反应过来:“收到了!收到了!”然后她面向大家:

“同学们,请安静!你们应该向何X同学学习,做人很讲信用,借了东西知道按时归还。”

有人不解:“陈老师,他还您什么啦?”

“他把我教他的俄语差不多都还给我啦。”

(大学课本)5

我们都知道,世界上还有一种特殊语言:手语。手语词汇的形成,主要受当地文化、习俗及生活习惯的影响。像世界各地语言一样,各国国家有各国国家的手语,目前全球已知的手语达100种以上,因此还有“手语翻译”这一行当。

有意思的是:手语居然也有地方方言。比如“中国手语”中的“钱”,有的地方手语是做捻钞票的动作,有的地方则是用拇指、食指捏成小圆圈。

大家还记得吗?2013年12月10日,在曼德拉追悼大会上,冒牌手语翻译塔姆桑加·扬奇先后给美国总统奥巴马等人手语翻译,不过扬奇的翻译错误百出,被聋哑人士识破,引起一片哗然,让南非政府和南非人民在国际社会丢尽了脸。扬奇精神有毛病,加上手语水平有限,当时精神压力又大,所以表现失常。也有手语翻译人士认为,扬奇的手语可能是一种方言(手语),聋哑人士看不懂也可能是因为没有接触过这种方言(手语)。

热门评论

相关推荐

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