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》:惨却不丧的人生

澎湃新闻 2018/10/12 16:17

日本新晋编剧女王野木亚纪子是个上过班的、一度不如意过的人。初中的时候她曾经发梦要做漫画家,后来发现社团里有画功了得的伙伴且无法超越,于是看了很多漫画并转去戏剧社。在戏剧社里又发现了演技很好且无法超越的伙伴,于是升学上高中之后做逃兵加入网球社。在网球社团期间又看了很多漫画。高中毕业之后进入电影专门学校就读导演系,之后进入电视台做纪录片编导,发现自己不喜欢这份工作之后辞职到一般企业做职员,一边上班一边给富士电视台投稿编剧作品。

野木亚纪子在接受台湾地区《CCC创作集》杂志访谈时表示她在编剧过程中无可避免地要加入自己的经验,角色通常也蕴含着作者的理念。她还说,要是没有去一般公司上班、没有制作纪录片的经验,她现在应该也无法写出那些桥段,“虽然有人会对自己的工作不满,觉得正在做的事情很没意义。但总有一天都会派上用场。”

看野木亚纪子原创剧本的《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》就能体会到上述这些。她真的正经上过班,她真的正经讨厌上班。上班的经历对于野木来说变成了扎手的刺猬,她把刺猬握在手里,找到机会连着手掌扎出的血一同抛出去,观剧社畜应声倒地,吐血三升,死在心痛的感觉里。

虽说野木安排的松田龙平饰演的根元恒星,吐槽新垣结衣无时无刻不挂在脸上的笑容“假得像人偶”、叫人看着“恶心”,但是野木对新垣结衣是真爱。

《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》是野木亚纪子和新垣结衣的第四次合作,之前三次分别是2013年的《飞翔情报室》、2015年的《掟上今日子的备忘录》以及2016年的《逃避可耻但有用》。其中《掟上今日子的备忘录》是根据系列轻小说改编,《逃避可耻但有用》是根据漫画改编,热度和口碑相对差一些的《飞翔情报室》是原创剧本。

野木亚纪子能够被台湾地区二次元文化杂志冠上“新晋编剧女王”的称号,一定程度上源自她抓住漫画改编作者哲学再现人物的技法,出自野木的漫改作品在结构上更加工整、戏剧感也更强,集集有高潮,即便没有达到跌宕起伏的程度也会有抑扬顿挫。原创剧本则是另一种风格,故事慢热,女主角身上都有一种被生活折磨过的冷感,《飞翔情报室》如此,帮助石原里美完成转型的《非正常死亡》如此,《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》也似如此。

新垣结衣饰深海晶

如果说《飞翔情报室》部分来自于野木在电视台上班的经历,那么《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》就是编剧本人离开电视台后在一般企业的经历的缩影:同事没头脑,上司不高兴,客户性骚扰,事事皆烦恼。

电视剧整个第一集都在营造一种让人窒息的环境。被摊派不属于工作内容的任务,不得不替同事擦屁股之余,还要因此被上司夺命连环催促责骂;想从职场向家庭逃逸的路径也被堵死,暴力狂父亲出车祸去世之后母亲陷入传销组织,为了过上正常生活母女断绝关系;交往四年的男友既没有更进一步结婚的意思,且和前女友长期不明不白地同居一个屋檐下;偶尔觉得恋爱或许让人透口气,午夜幽灵一样徘徊在酒吧里,遇见的是会在喝醉之后向所有可能的女性发出“来一发”邀约的毒舌税务师——还是套路都不肯更新一下那种……

松田龙平饰根元恒星

窒息得太久了,总要透口气才能活。野木在第一集给出的答案是,通过消费打造焕然一新的整体造型,换个风格,然后带着霸气的机车感向上司发起挑战……不过所谓成人的故事,就是要对“努力不一定就会获得成功”这个基本道理做到心中有数,且不说深夜归家的女主角次日到岗焕然一新,到底是蓄谋已久还是临时起义,通过消费试图改变生活付出的代价,正是女主角日复一日聚沙成塔的折磨,想要保留消费的能力,女主角可能没有办法一次性击溃压力源。

《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》成功地营造了职场人士令人抑郁的氛围,无论是观众还是角色都在等待一个求变的契机。而对于女主角的饰演者新垣结衣来说,能否像石原里美一样借助上过班的野木亚纪子之手,通过塑造职场成熟女性形象完成形象转型也是一大看点。

新垣结衣大部分时间都在面对镜头表现可爱的一面,迈入三十代大关之后如若不能展示更多的可能性,对于女演员来说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。从《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》的表现上看,野木亚纪子在女主角身上做文章是下了功夫的,看似平淡的开篇,却能迅速地抓住目标观众的心。既然想要讲述成人的故事,就只有有经历的成人才能懂得其中苦涩滋味,戏剧感颇为强烈的悲惨人生设置,卖惨却不搭配丧气出售,日复一日在生活中做困兽斗,却终究无法成为野兽放弃思考凭感觉做出抉择……不过戏和真实的人生不同,人生或许很难迎来一个转折性的改变,但戏可以,被生活这只海怪拖下水的深海晶如何浮出水面、闪闪发光,上过班的野木如何编排还是值得期待的。

分享到

打开搜狐新闻APP,紧跟时事热点

热门评论

相关推荐

返回首页